AR讨论专区
登录后发表
  • 你是一抹少年 • : 微软发布 HoloLens 的那天,我收到了三星的虚拟现实眼镜 Gear vr Innovator Edition。「眼镜」只是方便的说法,它更准确的名字叫「头戴式显示器」。对于外部观察者而言,Gear VR更像一副笨重版焊工用护目镜。从某些角度望过去,它几乎有半个人头大,加上略显廉价的塑料做工,和只有滑雪镜大小的HoloLens相比,仿佛是最早的摩托罗拉「水壶」大哥大电话遇上了诺基亚N95。一件最前沿的科技玩物就这样瞬间落伍了。[图片]但我并不失望。诡异的事情是,至今没有到来的虚拟现实新纪元,其实早在1990年代末就落伍过一次。在1990年代的前半,人们对虚拟现实的热情和今天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世嘉、任天堂等游戏厂牌纷纷推出自己的头戴式显示器,有媒体在1992年预测「普通消费者买得起的虚拟现实设备将在两年后出现」。同年的《剪草人》(The Lawnmower Man)是史上最有名的虚拟现实题材电影之一。那一年,Aerosmith乐队的《Amazing》MV里也出现了虚拟现实场景。正如今天人人谈社交网络,当年人人都生怕错过虚拟现实。不过,在任天堂的 Virtual Boy 头戴显示器推出后不久,虚拟现实的泡沫就迅速破灭。这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科技故事:走得太快的创新和并不存在的需求造就了昙花一现的next big thing。自那以后,虚拟现实一下成为了人们的讥笑对象。有人说科技界的风潮大约15年轮回一次。2014年起,虚拟现实和它的表弟「增强现实」又成了科技界的热门话题。2012年9月,年仅20岁的帕尔马·拉齐(Palmer Luckey)在Kickstarter成功筹到243万美元,启动了 Oculus Rift 虚拟现实眼镜项目。2013年8月,Oculus VR公司吸引到游戏界的传奇程序员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加盟任首席技术官,那年年底,公司获得Andreessen Horowitz 7500万美元的B轮风投,但真正的分水岭发生在去年:Facebook三月宣布用2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要知道,Facebook 2012年收购Instagram虽然也用了10亿美元,但那时的Instagram已经是拥有海量活跃用户的优质产品,而Oculus Rift直到今天都还没有推出任何一款面向普通消费者的虚拟现实设备。科技公司和资本市场对虚拟现实的热情死灰复燃了。[图片]2015年初,我们看到了HoloLens。和1990年代的虚拟现实眼镜以及今天的Oculus Rift不同,HoloLens属于「增强现实」设备。虚拟现实意在为你营造一个纯粹由比特构成的(所以说虚拟)环境,增强现实则要在由原子构成的真实世界上「叠加」比特,用二次元世界去「扩充」和「增强」三次元世界。因此,你在微软的发布会上看到了在茶几上玩Minecraft,或是通过Skype请人指导自己修水管这样的场景。一个简易的判断方法:如果戴上眼镜后还能看到真实世界(包括你的身体),那么多数是增强现实,反之则是虚拟现实。同样是尚在研发中的产品,增强现实在推广上占了很大便宜。虚拟现实从根本上认为二维屏幕并不足以营造真正的浸入式体验,相应地,虚拟现实技术的真实效果也无法通过电脑、手机或平板的二维屏幕呈现。而头戴式屏幕的封闭性也决定了只有戴着它的那一个人才能看到实际效果。增强现实则不然。你只要把戴着那眼镜的人放到某个特定空间中,再往上叠加一些全息图像,就不难产生让人惊艳的效果。换句话说,以目前的技术手段,增强现实的体验和效果可以很方便地通过媒体传播(实物能否做到那个效果是另一回事),而要体验虚拟现实的唯一办法,就是自己去买一副虚拟现实眼镜。Gear vr Innovator Edition(以下简称Gear vr)是三星和Oculus VR合作开发的产品。三星似乎急不可待地想建立起可穿戴设备的「生态圈」,在美国如今的电视广告里,Gear vr已经和三星的智能手表Samsung Gear一起,作为补充手机和平板的新一代设备诱惑着想快人一步的数码玩家。不过,无论Oculus VR还是三星都很清楚,Gear VR目前还不是成熟的消费者产品。在三星网站上购买这款眼镜时,你甚至要在付款前勾选一个「我明白该产品系为开发者而非普通消费者准备」的方框。从实际体验看,Gear VR虽然还不是普通用户会考虑购买的产品,但几乎已经做到了开箱即用。将眼镜前方的半透明保护罩取下,便可看到凹槽中的MicroUSB接口。把Galaxy Note 4手机(目前Gear VR唯一支持的手机)插上去,就能听到语音提示你升级手机系统。此时将手机取下,跟着屏幕指引一步步做完,重新将它插入MicroUSB槽,再用左右两边的卡扣将它固定在Gear VR眼镜上,你就可以开始享受虚拟现实体验了。第一次把Gear VR戴到头上需要花点功夫,但一旦戴上,剩余的操作基本没有任何难度。第一次使用时,系统会播放一段教学视频,引导你如何在虚拟世界中游走,随后你就进入了Oculus的软件商店——只要是用过任何软件商店的人对它都不会陌生。用眼镜右侧的小型四向触摸板和一个实体按钮来控制眼前的画面,你就可以浏览、下载、安装、启动商店里的各种虚拟现实游戏和技术示范。有趣的是,虽然Gear VR无疑属于前沿产品,完成度也已经不错,但第一次戴上它并没有那种窥视到未来的惊艳感。一方面可能是由于虚拟现实的相关概念自1990年代以来已经被人们在媒体上叙述了太多次:360度的全景影像,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便可身临其境。这些都没有错,且文字描述出来的感受的确无法和实际戴上眼镜之后的体验相提并论。可惜,你几乎可以肯定今天体会到的不会是虚拟现实在未来真正的样子。Gear VR太重、太大,画面的清晰度太低,软件商店里的内容太少。在理想的环境中,这些都是时间可以解决的问题,但真实世界有太多不可预测的因素:第三方内容商(包括游戏界和电影界)的支持,用户的心理认知,其它新技术的出现等等。这就把我们带回了HoloLens。毫无疑问,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技术圈,对HoloLens的兴奋度都比对Gear VR / Oculus高了几个级别。如上所说,比起非戴上不能体会的虚拟现实眼镜而言,HoloLens在媒体上很容易「出效果」。它利用全息投影技术将影响叠加在真实世界之上,试图将二次元和三次元世界融为一体,就像魔术师从帽子里拉出兔子一样,效果委实神奇。假如今天你拿Gear VR给朋友体验,他或许会问你「为什么这个不能和微软那个眼镜一样,让我同时看到眼前的物体和眼镜里的影像?」不过任何炫目的技术演示都要面对一个躲不开的问题:真正的产品在真实世界里应用时能不能达到演示时的效果。在这件事上,微软过往的记录并不令人放心。由同一人负责、可以被视作HoloLens前身的体感游戏操控器 Kinect 就是一例。最早的Kinect在2010年11月上市,但微软在2009年年中的E3游戏展会上就放出了它的演示视频。任何玩过Kinect的人都能看出真机效果和演示效果的差距。假设HoloLens的上市日期和发布会日期之间的距离同样是一年半(其实已经算是挺大胆的假设),在2016年年中我们能否买到类似这次发布会上的效果的HoloLens眼镜?平心而论,一向不以了解消费者需求见长的微软,在这次的演示视频中悉心构思了许多真实生活中的使用场景。但正如微软前高层彼得·莫里诺(Peter Molyneux)所说,开创性的硬件产品发布初期非常需要一套具有说服力的第一方软件:硬件制造商——不管是微软还是谁——经常爱说「我们真想赶紧完成这款产品,看看第三方开发者能做出什么精彩的东西」。如果苹果在发布第一代iPhone时这么说,我们就不会有iPhone了!你在硬件技术研发上花了多少钱,就应该至少花同样的钱去开发真实的应用软件……任天堂是做出了Wii Sports后才发布的Wii,这样大家就不会只有几个技术demo可玩。这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目前共同面临的问题。虽然Oculus Rift和Gear VR都还不是面向消费者的产品,HoloLens更还没有上市,但能否在硬件准备就绪的同时,出现类似Wii Sports那样的杀手级应用,类似「哦我知道Wii,可以打网球的那个嘛」那种程度的消费者认知,是目前最大的未知数。虽然经常被放在一起讨论,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技术理想。虚拟现实的吸引力在于通过制造幻境来反现实,它是对现实的逃避;增强现实则希望用技术增强人类本身的能力,让我们得以更好地应对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说,小说、电影、戏剧、音乐、游戏都已经是虚拟现实,而人类发明的一切工具都可以被视作广义的增强现实设备。因此,与其说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是新的技术范式,不如说它们代表着工具的演化:从不智能到智能,从泛用到专用。举例来说,望远镜是一种典型的「不智能」(没有CPU因而没有计算能力)专用型(唯一用途是看远处的景物)增强现实设备,而电脑是典型的智能泛用型(可以用来做各种各样的事)增强现实设备。依托于计算设备的各种眼镜显然属于智能设备,但它们在专用与泛用的拉扯中尚未找到立足点。专用型虚拟现实设备一直在医疗和娱乐等领域应用着。医学院学生可以使用由3D眼镜和模拟操作设备组成的手术模拟器来练习手术,世界各地的迪斯尼主题公园里那些会喷水、会散发香气、椅子上有东西会动的电影院提供的也是如假包换的虚拟现实体验。这些应用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们都是为非常具体且高度可控的场景与环境所设计。当虚拟现实技术被缩小到一副护目镜的大小,并作为普通商品卖给消费者时,它就要面对泛用和专用之间的张力:当消费者问「我可以拿它来干什么」时,他们不仅希望设计者给出具体的使用案例,同时也是在期待「它应该可以做不只一件事」。在一个大部分人都拥有手机、平板、和电脑中的一项或多项的世界里,无论是虚拟现实还是增强现实设备,在可见的未来都不会是用户唯一的计算设备。我们能否找到一种只有虚拟现实技术才能满足的应用场景?要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还得涉及哲学层面的思考。你可以说360全景电影或游戏比二维屏幕上的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但我们可以追问:现实要被「虚拟」到什么程度才足够?在美剧《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第四季第二十集里,谢尔顿和莱纳德在Wii上玩一款模拟射箭的体感游戏。当莱纳德拒绝做那个假装从背后不存在的箭筒里掏出箭的动作时,谢尔顿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莱纳德,重现真实运动体验这件事,任天堂的人只能帮到我们一半啊。我们自己的工作不能省。在我看来,所谓我们自己的工作不能省,并不是在表达对当下技术局限的遗憾,而是对人类主体性的一种确认。目前为止,人类发明的所有虚拟环境——各类艺术作品——全都需要体验者在一定程度上去「做功课」,也就是谢尔顿所说的「自己的工作」。付出努力不但是欣赏艺术作品的必要条件,它本身也是快感的来源。(记得看不懂电影时的沮丧感吗?)假使某天真的出现了坐在沙发上不动便可体验的虚拟性高潮——最俗套的虚拟现实应用案例之一——那真的是我们作为人类想要的仙境吗?

    4
  • duan • : [图片]苹果CEO Tim Cook认为AR能让苹果处于不败之地,有AR特性的手机甚至可以替代iPhone。近日知名苹果分析师Gene Munster在接受CNBC采访时,对 iPhone 8 做出了新的预测,iPhone8最大的亮点将会是AR,它的发布将再次掀起新一轮模仿的热潮。自从库克2011年出任苹果CEO以来,不管是无人驾驶汽车、人工智能还是流媒体电视,没有哪一种像AR技术一样点燃库克的热情,他认为AR变革游戏的潜能可以与智能手机带来的巨变同日而语。去年库克还预言:“大家将来每天都要用到AR体验,使用频率就像一日三餐,它会成为人的一部分”。苹果对AR的认真态度让苹果的投资者们很踏实,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已经开始计划将AR技术推向大众,库克和他的团队认为这一努力能让苹果成为下一代手机的主导者,将苹果粉嫁接到新的生态系统中。苹果已经召集一批软硬件人才,组建了由前杜比实验室主管领导的团队(Dolby Laboratories/杜比实验室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致力于声音降噪及声音压缩编码等技术的公司)。团队成员包括曾就职于Facebook收购的Oculus、微软HoloLens的工程师,以及来自好莱坞的数字特效高手。另外,苹果还收购了多家具有AR、VR软件和3D游戏制作能力的小公司。[图片]苹果目前正在开发AR产品,包括无线连接iPhone的AR眼镜和AR眼镜内容,比如电影、地图等。尽管AR眼镜距离上市还比较遥远,但iPhone手机的AR特性很快就会到来。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投入到AR项目的人员已过百,其中就有iPhone相机团队的成员。正在开发的功能包括先拍摄后调整景深和抠图变换角度等功能,以及类似Snapchat(Faceu激萌同类软件)的虚拟效果。iPhone照相机很可能会使用PrimeSense(苹果2013年收购的以色列公司)的深度感应和算法。当然,苹果未必会推出所有这些功能,但是这些元素已经变成了手机行业的趋势,值得苹果认真考虑。[图片]虽然苹果官方还没有公布确认消息,但从招兵买马的架势可以确定AR早已上路,虽然此前苹果手表、谷歌眼镜这些穿戴设备并没有成为主流,但AR这一未来趋势一定会被苹果抓住。

    1
  • duan • : [图片] 未来世界是什么样的?作为新年假期的最后一个休息日,我们不禁萌生出这样的畅想。以色列科幻微电影《Sight》(视界)帮大家描绘出了一种可能:透过AR隐形眼镜“Sight”看世界。《视界》由Eran May-raz和Daniel Lazo导演,豆瓣评分7.7,活像浓缩版的《黑镜》。 电影中的未来生活充满了虚拟和现实的互动,比如:趴在毯子上玩体感游戏;打开冰箱能扫出食物的保鲜期限;做饭变成闯关游戏,还有直接从AR眼镜里观看电视节目,接收提醒,选择穿搭。然而“视界”可没那么简单,短片画风突转,对尖端科技提出了质疑。渣男用约会软件欺骗感情,甚至篡改女主资料,操控女主……想想都觉得后背发凉,这样的高科技还能不能要,只能由您来判断了。看完电影有话说,欢迎给我们留言。 温馨提示 本视频时长7分50秒,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土豪请随意。

    1
  • duan • : 《强袭学园少女》(SchoolGirl Strikers)是史克威尔艾尼克斯公司卖得还不错的一款手游,在今年动画化,第一集已于1月6日开播。 [图片]在日本,每款动画都会有自己的官方网站,用来公布动画的各种信息,其中也包括下集预告。本作也不例外,只是本作的下集预告稍微有那么一点特殊。 [图片]随着动画开始播放,游戏端也做出了相应的配合宣传。在游戏菜单界面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功能选项“AR”。 [图片] 点开AR功能,到动画官网,播放下集预告,然后用游戏的AR功能拍摄该预告片,就会产生如下图的效果: [图片]可以看到后面显示器上在播放第2集的预告片,而前景手机截图上则浮现出了游戏中角色的AR效果,也在介绍动画第2集的内容。虽然是很简单的一个AR效果、虽然本作在国内的人气和认知度其实很低,但如果读者中有原作游戏的玩家的话,可以掏出手机来试试,这是一个了解初级的AR应用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的好机会。看下集预告的网址如下: http://sgs-anime.com/story/ 想下载游戏则是把以下关键字复制,然后到Google Play或App Store日区中去搜索就能找到:スクールガールストライカーズ [图片]当前版本的图标是这样至于对AR没兴趣,就是想看动画的朋友,国内字幕组做档时没有用游戏圈惯用的译名,你得搜索英文关键字“SchoolGirl Strikers”才能找到本片下载。好了,方法都告诉你们了,有兴趣的自己试试吧~

    1
  • duan • : 提到AR游戏,大家的第一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宠物精灵GO》上,其实AR有无数种使用方法,这里给大家带来两款AR结合室内徒手攀岩(boulder)的应用:一款是Randori公司的Randori Time Trial计时赛;另一款是AR攀岩应用平台AR攀岩墙(Augmented Climbing Wall)。[图片]攀岩计时赛Randori Time Trial[图片] Randori公司由攀岩爱好者John Sherman创办,专注于制作AR攀岩计时赛(Randori Time Trial)应用,目前已有多家健身房与他合作展示这款应用,著名的纽约布鲁克林攀岩场馆Boulder就是其中之一。 [图片]Randori计时赛主要用于攀岩竞速,它可以将数字投射到攀岩墙上,攀岩者以最快的速度顺着数字攀登,竞速赛结束后会在攀岩墙上打出每个攀岩者使用的时间。这款AR应用给攀岩训练增添了很多乐趣,把AR和攀岩结合起来的方式,甚至能让人忘记自己正在进行艰苦的攀岩训练。[图片]AR攀岩墙平台Augmented Climbing Wall 另外一款同类型AR攀岩应用平台是由芬兰阿尔托大学游戏研究院的Raine Kajastila和Perttu Hämäläinen研发的,叫做AR攀岩墙/ACW(Augmented Climbing Wall)。它由投影仪、3D相机/深度相机和分析攀岩者动作的电脑系统组成。Raine Kajastila和Perttu Hämäläinen创办了Augmented Climbing Wall公司来推广ACW平台,目前已经可以通过其官网购买ACW,地址:http://augmentedclimbing.com/get-a-quotation/。 [图片]ACW平台包括多个AR攀岩小应用,其中《Spark》(火种)、《Whack-a-Bat》(打蝙蝠)、《Augmented Problems》(寻找攀岩路线)是单人游戏,《Climball》(接球)是双人游戏。 《Spark》(火种)[图片]攀岩者需要绕过虚拟迷宫,避开实心圆点,找出通向空心大圆点的攀爬路线。《Whack-a-Bat》(打蝙蝠)[图片]它是一款限时游戏,玩家用手拍或用脚触到虚拟蝙蝠,即可得分,被打到的蝙蝠会随机飞到攀岩墙的其他位置,这种无限打蝙蝠的模式可以被用于训练攀岩的耐力。 《Augmented Problems》(寻找攀岩路线)[图片]这款游戏不仅需要体力,还需要智力。游戏中,攀岩墙上会出现虚拟攀岩路线,玩家必须将这些抓点都利用起来才能通关,通关后还可以回看攀岩录像。对于缺乏耐心的攀岩学习者来说,这款游戏能让他们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毫无察觉地练习攀岩,让攀岩变得很有吸引力。 《Climball》(接球)[图片]它是ACW平台中唯一的双人游戏,类似弹珠游戏《Pong》(乓),游戏中,两名玩家手脚并用,轮流接住虚拟球,直至一方失误,另一方即可胜出。这两款虚实结合的AR攀岩应用都有互动性,其中Randori适合更高水平的攀岩者,而ACW的AR小游戏则适合各种年龄和攀岩水平的体验者。AR结合传统运动项目的方式不仅能锻炼身体、减肥塑型,还能提高自信心、克服恐高,大大提升了传统运动项目的娱乐性和互动性,AR运动也许可以成为未来大众健身的趋势。

    1
  • xiaolei • :   据说,两个人遇见的几率为0.00000003,而相爱的几率仅为0.00000000009,找个相爱的人步入婚姻殿堂不容易。但是,多少人用俗套的婚礼完成了这重要的一刻!拜托,有点创意好吗?  在一成不变的婚礼套路中,你,需要一点腔调...  【婚礼主题LOGO】  你的婚礼也可以拥有独特的品牌风格,设计一个LOGO作为婚礼的标记,也作为你们爱情的符号,印在你的请柬、相册和签到簿上,让宾客留下深刻的印象。[图片]  【pinata游戏】  pinata(中文名称:皮纳塔)起源于中国,可悬挂也可以站立在地上,只需要拿起棍子砸破皮纳塔,抢里面的糖果和礼物,这是一个开心的游戏。[图片]  【创意喜糖】  婚礼中的喜糖是必不可少的,有创意的喜糖千千万,你的婚礼要不要也来一套呢?[图片]  【保留新娘的捧花】  婚礼结束之后,新娘可以把捧花保存起来,永久留念。制作干花的方法是将花束倒挂在阴凉通风处风干,再和干燥剂一起储存在密封的盒子中,也可在花束外层喷一层用于保护的涂料,这样花束就不易损坏了。[图片]  捧花为什么不拿来抛?幻眼君才不会告诉你曾经为了抢捧花摔了个大马趴,所以这个环节掠过掠过,把捧花保留起来才最有意义。  以上,当然不是全部的创意tips,如果想让来宾们眼前一亮,并且对你的婚礼过目不忘,可别忘了这项黑科技--AR增强现实!幻眼君教你,用AR技术为婚礼加点料。  【AR婚纱照】  婚纱相册承载的不仅仅是定格的时间,你可以让它包含更多的故事。将婚纱相册里的图片做为识别图,使用幻眼编辑器为其添加拍摄花絮、深情告白等内容的视频。[图片]  宾客识别婚纱相册内的图片,就可以看到图片内隐藏的趣味内容。  【婚礼请柬/喜宴桌卡】  将请柬封面/喜宴桌卡作为识别图,在幻眼编辑器内添加新郎新娘录制的视频,宾客识别后即可观看新人录制的视频,并送上祝福。[图片]  婚礼请柬/喜宴桌卡不再是单薄的印了邀请字样的一张纸,宾客可以感觉到新人诚挚的邀请,同时也能够让宾客的等候时间更有乐趣。  另外,喜糖盒外包装、红包袋、囍字等也可以融合AR技术,为婚礼带来浪漫元素。  【迎宾海报】  几乎每场婚礼都会有一张迎宾海报,新郎新娘可以站在海报前与来并合影,如果为迎宾海报加入AR元素,会给合影环节增加更多的互动。[图片]  将迎宾海报作为识别图,新郎新娘拍摄好绿背视频,使用幻眼推出的新品--幻眼编辑器婚韵版,就能够将绿背视频抠像为显示内容。宾客识别海报,就可以看到新郎新娘的AR形象,并且进行合影,这种合影方式一定会让来宾印象深刻。  【签到墙】  将签到墙图片作为识别图,识别婚礼现场的签到墙,亲友可以输入留言,并可观看他人的留言,新人可以通过AR签到墙感受大家的祝福。[图片]  【换种方式抢捧花】  来宾识别婚礼背景墙上的捧花图案,会看到手机屏幕上不断掉落手捧花,但只有一个是真的哦,抢到真正手捧花的亲友可以上台领取新人亲手赠送的小礼物。[图片]  【裸眼3D婚纱照】  这是幻眼编辑器及婚韵版即将上线的新功能,在编辑器内,将婚纱照上传作为识别图,上传3D内容为扫描内容。打开幻眼或婚韵APP,扫描婚纱照,婚纱照即刻变成裸眼3D效果,并可通过点击缩放、移动3D模型。[图片]  以上介绍的趣味玩法,都可以通过婚韵APP来体验,婚韵APP会为婚礼添加怎样的精彩?试试就知道!  举办一场有腔调的婚礼并不难,用心,用创意,还有幻眼科技诚意打造的婚韵系列,比心。[图片]  幻眼婚假季,让你知道结婚不仅是请客吃饭。❤  应用商店搜索并安装婚韵APP,配合幻眼AR编辑器www.eyesar.com即可,如果您想体验更多婚礼的AR玩法,可以使用幻眼科技最新推出的幻眼编辑器婚韵版,效果更好哦~  幻眼编辑器婚韵版使用事项请咨询QQ:3534136067  →→→ 想要了解更多,请在微信/微博搜索: 幻眼 。幻眼EYESAR提供最先进的增强现实营销解决方案,运用互联网科技拉近企业与用户的距离。关注幻眼,更多“睛”彩等着你!

    1
  • duan • : 今天的第二条不是新闻,而是蜂桑突然想起来觉得有趣的这么一件事。在动漫爱好者等二次元众中提起VR,可能许多人的启蒙点并非Oculus Rift之类的硬件,而是一些描述了未来VR游戏的作品。比较老资格的朋友最先想到的可能是.hack系列中的《The World》,而更多的新人则会直指《刀剑神域》。 没错,相比于过于宏大而难以全面把握的《The World》,更加简单明了、而且充满二次元众所喜爱的个人英雄主义风格的《刀剑神域》在当今的认知度明显更高,以至于许多二次元众以为VR就是带上个头盔躺在床上烧脑。 但你们别忘了,原作者川原砾本人也是一枚标准的死宅,他正是因为清楚地知道VR是什么,写作SAO时VR还面临着哪些问题,才会塑造一个“无需其他外设、也不用动弹、躺着烧脑就好”的VR交互形式,现在看来,这还真就是当前现实VR所面临的一些最主要问题。 而且一个事实也能证明,川原死宅也是与时俱进的,不信看下面的视频: 这是今年夏天剧场版《刀剑神域序列之争》所发布的第一部宣传片,片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经历了《Sword Art Online》、《Alfheim Online》、《Gun Gale Online》三款VRMMORPG之后,最新作品《Ordinal Scale》(官方译名:序列之争)变成了一部ARMMORPG! [图片] 如图所示,玩这部游戏所使用的设备极其高大上,是一台叫Augma的AR终端,其外形别说是头显了,连眼镜都不算,详细解说如下图: [图片] 吓到没?伸出在脸前面像麦克风似的那个东西,其实是配备了带视线追踪功能的视网膜投影镜头!此外还有脑波扫描(看来还是能烧脑233333)、入耳式耳机、汗液脉搏传感器,但却只要这么一小点点,川原依旧是很会避重就轻,把所有麻烦事都交给“未来科技”这几个字去解决啊2333333。 不过避不过去的问题依旧有两个: 首先,从物理结构上看,投影系统是单眼的,光没法穿过鼻梁进入右眼,但在动画中却出现了VR级别的沉浸度,角色的整套服装、整个游戏场景都能发生改变,这是纯扯淡,难道玩这游戏时得一直把右眼闭上?川原又在忽悠外行了。再说了,沉浸级别这么高,却在路上就开打,你不怕被正常行驶的汽车撞死么? 其次,AR游戏可是要在现实世界中自己跑路的,那这游戏的天梯顶端基本会被运动员、武术家和健身爱好者所霸占嘛。桐谷和人小兄弟还有点剑道水平,结城明日奈小姐要是在现实中也能使出闪光穿刺的话,那估计掉粉不得刚刚的? 或许通过一两段预告片就下论断是有些太早太武断了,但这两个问题至少在当前放出的信息中确实无解。在完整的剧场版中,不知制作方将如何自圆其说,还是甩锅到底?今夏ChinaJoy上,本作已宣布确定中国大陆地区2017年内上映,到时候不一起刷一发么?不过我可要日文原声的。 [图片] 什么?你要剧场版更多介绍?那不关我事,自己去官网和动漫网站看去。

    1
  • 虾の大侠 • : 要是在十年前,问一个家用电脑用户:“你们家用的什么打印机?”有三四成可能性得到的回答会是:“爱普生啊。”但随着移动互联网逐渐占据一般用户生活主流,传统PC用户逐渐减少,在家里备一台打印机的需求也随之越来越少了,于是爱普生的名字离一般消费者的耳朵也就越来越远了。 [图片]那么现在爱普生在干什么?它跑去做Moverio AR智能眼镜了,上图就是系列最新型号Moverio BT-300。不过由于当前AR眼镜还做不到广谱使用,“通过一个眼镜看任何东西都能出现增强信息”这件事还做不到,所以都需要像我们此前介绍的同类产品一样,限定一个应用范围,比如说滑雪、开车等等。[图片]爱普生想到了无人机。以往无人机的远程操控大多用的是上图这样的完全覆盖视野的FPV头显,只看无人机拍下的画面。FPV = First Person View,并不是所有覆盖全部视野的都是VR头显,FPV头显许多时候只有一个视频输出功能而已,但这样依旧能让大家觉得自己真的像坐上了飞机在空中飞。当然问题也很明显——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这个感觉,许多人会晕的,所以也有人把显示设备从面前摘下来放在手中去操控: [图片] 说回到爱普生,用通透的、能看到周围景色的AR画面来操控无人机的话,虽然飞在空中的代入感肯定是没有了,而且容易被现实背景干扰看不清楚,但换来的则是眩晕可能性大幅降低,而操纵者和无人机的安全性则明显上升,各有利弊。 爱普生不做无人机,他找到的是咱们中国的企业大疆,两家公司宣布将合作研发一套新的Moverio智能眼镜、大疆无人机以及DJI GO应用的解决方案。 DJI GO是大疆的无人机应用,该公司计划在年内将其优化,加入对爱普生Moverio BT-300 AR智能眼镜的适配性。使用DJI GO和Moverio BT-300 AR智能眼镜,无人机的操作者能够通过无人机的摄像头以第一视角清晰的看到空中景色,与此同时还能监控飞行器的状态。DJI GO适用于大疆创新Phantom、Inspire、Matrice系列飞行器,大疆Osmo手持云台相机,以及BT-300 AR智能眼镜。 两家公司将共同销售Moverio BT-300智能眼镜。爱普生智能眼镜能够在大疆创新的官网上购买,而DJI GO应用也可以在爱普生的Moverio App商店下载。 当前这套系统已经放出了初步的效果演示,一起来看一下:[视频] 可以看到,AR眼镜去操控无人机最大的好处就是你既能看到机器拍摄的画面,又能看到机器本体。但有一个问题,这一屏画面上显示的信息实在太过丰富了,不实际戴上操作一下,实在很难确认是否能接受得了。 不知道大家在操作无人机这件事上,对于全封闭视野和开放式视野,更倾向于哪一边?不过不论你喜欢哪一边,估计咱们也就是先想想而已,Moverio BT-300预计于今年第4季度发售,蜂桑去看了一眼预售价,799.99美元……大疆官方商城里,最便宜的Phantom 3 Standard无人机售价是2999元……嗯,比玩Rift或Vive的初始资金需求还低一些,欢迎土豪向我们投稿分享你的实际体验咯。

    4